kk3343.c o m_老师在教室里上我文

kk3343.c o m_老师在教室里上我文

2017-06-23 16:03 作者:小编

规模爆棚的资管通道业务,遭遇了一次信任危机。

6月18日,有消息传出上海某券商资管部门陷入一场涉案金额高达10亿元的骗局。随后,记者向多方券商资管人士了解,这家券商或是上海证券。起因是去年通道业务的规模飙升,犯罪嫌疑人利用小券商急于冲规模的想法,设局引其投资。

这无疑给正在迅速膨胀的券商资管业务敲了警钟。就在5月底,监管层在证券业座谈会上探讨资金池业务的发展方向,矛头直指通道业务。同时,一年一度的证券公司现场检查也行将结束,监管层对通道业务的是非,将在不久后揭晓。

上海券商陷骗局

一起券商10亿元被骗的欺诈案浮出水面,多名券商资管人士告诉记者,涉案人或是上海证券。

今年5月底,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在上海东郊宾馆召开了一次证券业座谈会,会议的主要内容为新《基金法》的讨论。据了解,此次会议将近有40家证券公司高管参加,他们分别向张育军、基金部主任王林、机构部巡视员欧阳昌琼等监管人员报告了其资产管理业务的情况。

就是在此次会议上,张育军指出上海某家证券公司因风控不严格,接受虚假项目差点导致被骗的情况。虽然没点名具体券商,但其表示各家券商需要提升资产处理的能力。

故事就此开了个口子。

6月中旬,有消息称受骗的券商或为上海证券,被骗的过程是项目介绍人伪造虚假身份,冒充一家国有商业银行引其入局,企图用虚假项目骗取10亿元资金,所幸相关部门发现异常后,及时冻结了该券商向嫌疑犯汇入的资金。

对此,理财周报记者询问上海证券,其办公室人员称此事传得“乱七八糟”,并且不方便回应。

不过,一些沪上券商人士告诉记者,此事在被通报前就已经在资管圈内流传开了,上海证券很可能是事件的主角,不过实际金额并非10亿元如此夸张。

一名接近上海证券的人士告诉记者,犯罪嫌疑人使用的手段并不复杂,先是冒充国有商业银行员工找到券商,谈起手头有非标资产(其实是虚构的)需要被买断,随后券商发起一个定向计划,并找到某银行说服其动用资金对虚构标的进行投资。

换言之,该案件的两端,资金池、资产池都非来自券商本身。资金来自与券商关系较好的银行,资产池则来自冒充银行的虚构资产,券商所扮演的角色,仅仅是一个通道。

“这件事券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连人员、项目是假的都没发现,可见其并未开展尽调程序,”一家券商资管总经理向记者表示。

一般而言,券商在尽调项目时,会严格核查项目的工商资料、财务数据,并完成相应陈述放进计划书中。去年以来,券商资管的定向计划多以投资银行承兑票据为主,在尽调时会调查银行的相关票据。

前述券商资管总经理猜测,“概率上应该是小券商,因为大券商与大型银行的接触、联系较多,并不会轻易上当。倒是小券商资源少,又急于求成,才会造成悲剧。”

根据资料,上海证券去年净资本30.72亿元,位列券商第44位。广发银行、民生银行托管了上海证券的几款集合产品,是其接触较多的银行。不过,前述接近人士认为,去年通道业务激增,一些外地的小城商行也会找券商来搬运非标资产,“所以不能胡乱猜测”。

“去年大家都在做通道业务冲规模,到处找单子,有单子拿就对风控疏忽了点。以前类似的非标资产也没做过,缺乏一些经验,”前述总经理坦言。

据了解,通道业务的操作方式多样,但去年资管业务爆棚的手法主要有两种。其一,由一家银行将资金委托给券商资管,该券商资管发行定向计划投资,买断这家银行的非标资产。第二种方法与第一种类似,但牵涉到两家以上的银行,即A银行委托券商资金投资B银行的非标资产,日后再进行反向操作。

上海一家券商资管人士表示,第一种方法相当于银行自己的左手倒右手游戏,但这个过程需要找到一个桥梁来过渡。

而从本次案件的情况看,券商被骗的过程更像是第二种手法。“如果是左右手倒卖,资金和资产是同一家银行的,骗子应该是想套取银行的钱,只能走第二条路”。

巡查风暴:资金池重中之重

“感觉这个事件是监管层有意放出的信号,目的是整顿资管市场,”前述总经理感慨。

5月底的座谈会,监管层核心的议题是新《基金法》对证券业的挑战和机遇。自去年资管新政以来,大资管混战的局面被初步打开。券商、保险机构可以申请公募资格,基金子公司、券商定向也能“侵入”信托的领地,清晰的分业领域正逐渐被模糊。

不过,风控与创新并行的方针并未改变。座谈会上,张育军表示要特别注意资金池业务,不能让项目资金对接不清晰的资金池,并强调券商要会管理各种资产,包括产品设计、资产定价,整体提升实体资产的处理能力。

前述资管人士告诉记者,监管层的实质意思是资金池的资金要与资产池的项目匹配。比如一个项目三年后才能产生收益,会有机构通过某些方法一年内就给出回报,这种做法正受到监管层的严查。

因此,券商资管做项目时,必须查验清晰每一个项目的资产质量,并实现资金和项目的一一对应。前述券商资管总经理表示,“8号文一出,对非标资产的管控就更严格了。看来这股风现在也吹到了证券业”。

上述资管人士认为,由于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都在做非标业务,去年通道的票据业务也算其中,因此被叫停的可能性不大,只是监管层希望各家机构日后转向标准化业务,淡化非标业务,加强风险控制。

与此同时,证监会还派出多支队伍奔赴全国各地对券商的资管部门或子公司驻扎,对去年资管业务增长较快的12家券商进行了巡查。

今年2月底,一年一度的现场检查工作正式启动,今年的重点是资管业务的开展情况、合规管理、风控机制,方式是各地证监局到每家证券公司例行全面检查,证监会的队伍巡回到一些券商进行现场检查。整个程序将在6月底结束。

前述资管人士告诉记者,巡查人员在时会与资管部门一起参加会议,公司单独开出一个会议室翻阅公司的各种文件,比如客户的委托合同来对应过去上报的资金池规模,也会通过人员询问看资产池项目的来源与质量。“资管是今年的重点,那资金池业务是这次的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