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以梦为马>中国新闻

_期望中纪委从“狼窝”里找到权力腐败生物链

2017-11-18 07:04

期望中纪委从“狼窝”里找到权力腐败生物链

李锦

近日,今年5月初刚刚退休的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被带走调查。前不久,发改委财金司前司长张东生被调查。中国计划经济的最大堡垒国家发改委,因为腐败案接连发生,再次引起人们关注。因为绝大多数官员腐败案件与行政审批有关,而国家发改委是行政审批权最大的地方,自然也是最大的权力腐败源泉。曹长庆算不上“老虎”,但是出在权力腐败的“狼窝”里。我们期望中纪委也要提高办案水平,找到权力腐败的生物链,能发现权力腐败的生物钟,找出规律,从国家治理角度研究腐败的源泉,提高制度建设的能力。这个办案组任务重啊。

自十八大以来,国家发改委已有多名高官落马,曹长庆是被查的第8人。此前,除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由国家能源局窝案牵出的5名官员已被调查。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祝作利、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河北省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学库,都是任该省发改委主任。三人被调查都与其担任发改委主任期间的行为有关。发改委系统官员落马,主要因为发改委集各领域的审批权于一身,审批权权限过大。

为完善宏观调控体系,综合协调各方面改革,2003年3月,十届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第五次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决定,在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基础上并入原国务院体改办和国家经贸委部分职能,改组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国家发改委内设28个职能部门,囊括了宏观经济运行调节、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固定资产投资、价格管理等多项经济管理职能。发改委审批的项目和资金范围涵盖农林水利、能源、交通运输、信息产业、原材料、机械制造、轻工烟草、高新技术、城建、社会事业、金融、外商投资、境外投资等国家经济的各个方面。正是如此,作为“政府第一部委”,发改委也被称为“小国务院”。各级发改委官员手中掌握着重大项目的审批权,所以成了各路“诸侯”追逐的对象,发改委门前门庭若市也就可以理解了。发改委成了腐败官员的“高产地”,一些有发改委工作经历的官员频频落马令人额扼腕叹息,也引起了广大网友中国这个最大的权力腐败源泉的广泛关注。

从政府对国家发改委的定位来看,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以及中国人民银行,是我国宏观调控的三个最为重要的部门,发展改革委负责综合平衡,财政部侧重财政政策,中国人民银行则掌控货币政策。三个部门的职责进行了明确的定位,而发改委往往起牵头协调的作用,因此被外界广泛称为“小国务院”。

从名称上来看,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展与改革并重,可这些年来我们实际上看到,发改委重审批、轻发展、轻改革的现象非常明显,还是原来计划经济体制下审批功能居多。这主要包括,一些垄断领域的进入门槛审批,还有很多产品的价格审批。今年的大部制改革中,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和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的部分职责被划入国家发改委。此举亦是“扩权”。

从市场经济导向的改革来看,国家发改委做的事情,多是对改革的倒退。因为政府干预经济的权力越来越大,使人们对经济领域的改革更为悲观。

相比其他部委,国家发改委还有一项“特权”,即编报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并且发改委拥有审批这些投资项目的权力,而相应的预算分配权也随项目的审批,落入发改委名下,并被称为“口袋预算”。据了解,每年财政部在编制国家预算时,会给国家发改委切出这一笔资金,用于基本建设等领域,但编制预算时,财政部并不清楚这笔钱将用于哪些项目。而作为预算审批部门,全国人大在批准当年预算案时,也看不到这笔钱的具体支出去向。2014年这类预算投资总额达到4576亿元。

掌握的大量的中央预算内投资资金和重点项目分配权,无疑是国家发改委门庭若市的直接原因。改革改的就是计划经济,可是,到最后却把计划经济的大部分保留下来,总是他改别人,从来不改自己。所以,人们常常将国家发改委称为“计划经济最后的堡垒”。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原副州长洪金洲曾为了一个100亿元的电厂项目,进京拜会国家能源局,进贡时任局长刘铁男100余万元。目前,刘铁男案已经提出公诉,更多情况有待公布。

说到曹长庆吧,他当司长的价格司是发改委的重要职能部门,是一个非常容易腐败的地方,因为审批权力太大。负责对包括电价、水价等在内的多种垄断商品和公共服务的价格进行审核和监管。下设综合处、政策法规处、监测分析处、成本处、农产品和水资源价格处、石油和工业品价格处、电力价格处、运输通信价格处、医药价格处、收费管理处、服务价格处等11个处。曹长庆此前主持发改委价格司工作多年,至迟在2007年就已经是发改委价格司的司长,历经多轮价格调控和价格改革,其位置相当重要和敏感。

中国在2002年启动电力体制改革,即希望改变这种局面,通过打破垄断在电力领域引入竞争,进而建立电力市场,最终实现由市场形成电价。但改革后来因种种原因推进困难,陷入停滞。价格司不愿放弃电价审批权也是阻力之一。此外,价格司过去对居于垄断地位的电网公司监管不力,致使中国工商业用电价格居高不下。在曹长庆任内,发改委价格司曾对药品价格下达过多次降价令,但效果很差,被舆论批评为药价越降越高。

曹长庆被调查一事有三点值得关注。一方面,退休绝非官员安全着陆的代名词,另一方面,他长期负责的督查办和价格司两个部门均涉及重大利益,尤其是价格司的职权直接影响资源、能源等多个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相关企业如有进一步涉及被查出来,也并不意外。第三点最为重要,中国计划经济的最大堡垒国家发改委,因为腐败窝案牵出,在多大程度上查出这个中国最大的腐败源。曹长庆案能暴露多少?我们期待结果。

我们期待结果,还因为我们期望从曹长庆等人的案件中能发现改革的新思路。反腐败问题是一个限制权力的问题。腐败问题,有着深刻的权力根源。发改委腐败源的剖析,不仅有利于根除发改委官员腐败的现象,更有利于我们国家找到加强简政放权与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突破口。权力分解是行政审批部门防腐的关键。怎样让让权力分散,让权力互相制约制衡。权力范围小一点,权力重点突出一点?怎样在现有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基础上,大力推进简政放权,坚持该取消的坚决取消,该下放的坚决下放,该减少的坚决减少,该归并的坚决归并,更好地发挥市场、社会和基层政府的作用?怎样建立结构合理、配置科学、程序严密、制约有效的权力运行机制,保证权力沿着制度化、法制化的轨道运行?怎样不再把具有互相制约的职责和权力集中于一个部门或一个人?怎样实行职能交叉使单个部门、单个人不能对权力形成垄断?怎样避免权力过大和过于集中,减少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的机会?

孟德斯鸠的一句经典话语能概括审批腐败原因:“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经验。”他解释说,权力的扩张性、侵略性、腐蚀性特点,决定了没有制约的任何权力都难免被滥用。发改委减权是很难的,曹长庆案能暴露多少秘密?我们期待结果能多查出几个发改委官员,为制定防治腐败的制度提供认识依据,为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提供认识依据。

曹长庆、张东生都算不上“老虎”,顶多是属于“狼类”,但是意义重大,因为已经查到狼窝,从这里找到权力腐败的生物链,能发现权力腐败的生物钟,找出规律,有利于制定防治腐败的制度,还找到加强简政放权与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突破口。发改委是最主要的改革机关,其实也是最主要的改革对象。我们期望中纪委也要提高办案的政策水平、理论水平,派几个有理论思维的干部参与发改委的案子。能够从国家治理角度找出腐败的源泉,提高制度建设的能力,为经济体制改革提出对策。所以说,进驻发改委的这个办案组任务很重很重。

当前文章:http://www.lwbs168.cn/2017/wmblwabuau.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07:04

扑倒腹黑大神  儿行千里  傅高义港版 网盘    祝福祖国手抄报  给领导的祝福优美句子  女生的秘密  绯红女巫同人h  映客可以用电脑直播吗  混在后宫假太监干皇后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期望中纪委从“狼窝”里找到权力腐败生物链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三阶魔方_彭公竹制品交易博览会开幕 “低碳”成主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