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启动司法网络拍卖 首拍别墅价值超2000万(图) ,,

北京启动司法网络拍卖 首拍别墅价值超2000万(图) ,,

2017-04-23 21:03 作者:小编
二中院和丰台法院拍卖的房产,已在淘宝网的拍卖平台上亮相。 网络截图

二中院和丰台法院拍卖的房产,已在淘宝网的拍卖平台上亮相。网络截图

新京报讯 昨日北京市高院发布消息称,4月24日起北京法院系统正式启动司法网络拍卖,前期先在丰台法院、二中院两家试点,首场拍卖定于5月13日上午在淘宝网公开拍卖一处别墅、两套房产。

新京报讯昨日北京市高院发布消息称,4月24日起北京法院系统正式启动司法网络拍卖,前期先在丰台法院、二中院两家试点,首场拍卖定于5月13日上午在淘宝网公开拍卖一处别墅、两套房产。

首场“网拍”均为房产

北京高院介绍,试点司法网络拍卖作为北京法院司法公开的一项重大改革措施,为落实好执行信息公开,法院方面前期专门经过调研,决定选取二中院和丰台法院作为试点法院,探索开展司法网络拍卖工作。

据介绍,今年5月13日10时至5月14日10时止,丰台法院、北京二中院将分别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其中丰台法院开拍的是一栋起拍价为2083.94万元的别墅,位于丰台区丰葆路168号;而二中院开拍的是两套通州普通住宅。

“网拍”模式还将完善

北京高院分管鉴拍工作的副院长翟晶敏表示,北京法院试点司法网络拍卖是有效回应人民群众司法公开新需求和进一步规范司法拍卖工作的有效手段,试点法院将充分发挥北京首都的特色和优势,深入推进司法公开,促进规范司法行为,提升执行工作效率。

由于目前这一模式尚在北京试点阶段,北京高院承诺将会在开展过程中积极听取社会各界反馈意见和建议,结合北京法院工作实际,不断改进和完善网拍工作的流程和模式。

 提示

拍卖竞价前

冻结“保证金”

1、凡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均可参加竞买。

2、法院方面自2014年4月24日起至2014年5月9日15时(节假日除外)止接受咨询,有意者请与委托法院联系统一安排实地看样。

3、拍卖竞价前,淘宝系统将冻结竞买人支付宝账户内的资金作为应缴的保证金,拍卖结束后未能竞得者冻结的保证金自动解冻,冻结期间不计利息。

4、结束后,竞得者原冻结的保证金自动转入法院指定账户,余款在2014年5月23日15时前缴入法院指定账户。拍卖未成交的,竞买人冻结的保证金自动解冻,冻结期间不计利息。

亮点

网络拍卖防暗箱操作

根据北京高院的调研,司法网络拍卖模式具有四方面优势:

节省大额拍卖佣金。网拍真正实现零佣金,降低竞拍成本,通过高溢价率提升受偿比例,最大限度保证债权实现;

有效扩大竞拍范围。网拍通过淘宝网、诉讼资产网等多个平台同时发布拍卖信息,有效提升拍卖参与度,扩大受众面;

操作便捷提高效率。网拍能够节省许多中间环节,竞买人在电脑前即可完成竞买操作,提升整个拍卖工作效率;

全程上网公开透明,防止暗箱操作。网拍全程网上操作,法院只需在事前设定起拍价和保留价,不再介入拍卖过程,仅通过网络进行远程实时监督,真正实现拍卖工作透明、公正、廉洁。

释疑

新民诉法破解合法性争议

2012年浙江法院首推司法“网拍”后,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中拍协)曾直指该模式与法律相悖。

在中拍协看来,拍卖活动具有复杂性和专业性,《拍卖法》明确规定“拍卖活动应当由拍卖师主持”,而淘宝网的司法拍卖平台抛开拍卖师,如同司机“无照驾驶”,明显违反《拍卖法》及配套法律的程序性规定。

昨日,中国政法大学民事诉讼法学教研所所长宋朝武表示,《拍卖法》是规范商业拍卖的法律,而司法拍卖不是商业经营活动。2013年施行的《民事诉讼法》也对司法拍卖进行了调整,将“可以委托有关机构拍卖或变卖”修改为“可以委托有关单位变卖或自行变卖”。

宋朝武认为,虽然新民诉法没有明确点到司法“网拍”,但确定了自行拍卖的制度,扫除此前关于其合法性的争议,加上这个模式方便群众、减轻当事人负担,因此未来各地试点后有望全面铺开。

对话

负责“网拍”法官:现场举牌变网络竞价

昨日,就北京法院系统“网拍”的情况,记者电话采访了丰台法院执行三庭,专门负责司法“网拍”的法官何东奇。

新京报:此次启动“网拍”法院都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何东奇:高院除派人去浙江学习外,还请来淘宝网、支付宝人士来培训。并和两家试点法院制定专门规定和配套文件,涉及拍卖公告、拍卖须知、标的物情况调查表等,跟淘宝网、支付宝签订协议,涉及成交款如何支付到法院账户等细节。

新京报:试点法院是如何确定的?

何东奇:网络拍卖模式确定了一家中院和一家基层法院。其中丰台法院一直都是由专门的法官负责拍卖,不像有些法院是各个法官各自跟进自己的案子。从拍卖的环节来看,丰台法院是统管模式,基础比较好,试点起来比较好操作。

新京报:“网拍”平台为什么选择了淘宝网?

何东奇:淘宝网和浙江法院已有合作,前期模式比较成熟。我们现在是在淘宝试点,未来可能还有其他网站平台。所有拍卖都要在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上发布拍卖公告,公众可以随时留意。

新京报:公众如何参与当天的拍卖?

何东奇:前期报名后,大家就可以在当天坐在电脑前,登上自己的淘宝账号,等待拍卖。有人出价比你高,你就可以继续出,就跟现场举牌拍卖或“秒杀”差不多,只不过你得自己输入价格,比上一个人高就行。

新京报:此次拍卖的是房产,限购人群能参加吗?

何东奇:涉及过户问题,需要自己先到房管局、住建委等相关部门咨询,如果没资格又非要拍,法院也不会阻止,但风险要自行承担。总之,拍卖是一个成功竞得的过程,即使没有淘宝账户也可委托他人来拍,就跟在网上买东西一样,但之后的拍卖物品的转移和交接,就是拍卖之外的另一个阶段了。

新京报:“网拍”是隐身在电脑后的,有没有可能出现有人找几个“托儿”把价格炒高的情况?

何东奇:从技术上说,在淘宝、支付宝注册得有一个身份证号,一个人也不能注册多个ID,从实践上说,拍卖前期都要交保证金,保证金冻结后才算报名成功,竞买成功后保证金就划走了,要是拍到不买给法院造成损失,要从保证金中扣除。拍卖要求支付全款,限期交到法院,2000多万的别墅也有可能流拍,比如报名登记不到2人、没人竞买或拍价不到保证价,那就要组织第二次拍卖。

新京报:还有十多天就要首次网拍了,法院方面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

何东奇:如果宣传面不够广,报名等都会受到影响。我们已经公布了咨询电话,官微、拍卖公告、淘宝网上也都能看到,淘宝网还列出来了标的物介绍、竞买须知等,一切都要看最后拍卖的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