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称花果山大圣故里在山西娄烦 坚信考证成果,,

学者称花果山大圣故里在山西娄烦 坚信考证成果,,

2017-04-24 13:30 作者:小编

“花果山孙大圣故里”——跟连云港无关,这是山西省娄烦县文物旅游局亮出的风景区招牌,同时亮出的,还有“多位专家20多年的考察研究”。

大圣“被故里”?网友们拔刀相助,揶揄官员“失策”,讥讽专家“雷人”,孰不知一众主角都难逃一个“被”字。

本报记者昨天采访了首当其冲的山西学者孟繁仁,他被网友痛批为“昧良心的文人”,“20多年就研究这虚无缥缈的事”。

学者“被误伤”?

“我研究的是孙悟空故事的起源地”

孟繁仁(1942年生人,1965年毕业于山西大学中文系,退休前是山西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

记者:官方称20多年研究属实吗?你为何对孙大圣的出处如此执着?

孟:应该差不多吧。

我1980年进入山西社科院搞元明清文学研究。在一次研讨会后开始认真和全面地研究《西游记》,就发现傅山有一个笔记,称《静乐县志》里说孙悟空是当地人。

但那时主要研究《三国演义》和《水浒传》,所以(上世纪)80年代末期,我才到了静乐县,也就是现在的娄烦县考察。于是就发现了当地有花果山、大圣堂村等地名。

后来又去了两次,就发现了绘有《西游记》故事的铁钟,标明是明朝弘治年间所铸,这比吴承恩出生时间还要早四五十年。我还在山西很多地方发现了唐僧到访当地寺庙的记载。又发现娄烦县在隋唐时期是皇帝的养马场,与“弼马温”的情节吻合。另外又在山西多处发现碑刻,称山西在古代被称为“南瞻部州”,这也与《西游记》里的描述吻合。

所以我判断,孙悟空故事的起源地应该就是在娄烦。

记者:那直接把娄烦说成“孙大圣故里”是不是不严谨?

孟(乐了起来):是,我研究的是孙悟空故事的起源地。

另外,关于孙大庆或孙大廷(注:据称是娄烦当地传说人物,出家后法号悟空,被一些研究者称为孙悟空的原型)的传说,我是不同意的,因为没有具体可靠的文献记载。我的研究都是采用人类学研究的办法,实地考察,如果没有实地证物和文献证明,我是不会写的。所以我不提孙大庆,这是别的学者提出的。

“我不知道他们要开发孙悟空的东西”

记者:发布消息前邀你研讨论证过吗?

孟(笑):没有。今天我跟山西大学文学院的几位教授见面,他们告诉我娄烦要开发孙悟空这方面的东西,我说我不知道啊,他们没有跟我商量啊?我好几年没有跟他们联系了,有三四年了吧。

记者:目前娄烦官方是否主要采用了你的观点呢?

孟:作为一个研究者,我乐意看到我的成果为社会服务。他们利用我的成果我并不反对,但是他们起码应该先让我知道,还该充分尊重我的权益。因为我的研究都是自费进行的,没有社科院课题费的补助,也没有收娄烦县一分钱的赞助。

记者:你的观点是否排斥其他地区的同类研究?

孟:学术观点之间应该是互补的关系。说故事起源地在娄烦,并不排除由于民间文化的传播,到淮安一带被吴承恩写成书了。我只是对故事起源提供一些发现,补充《西游记》小说形成过程中的一个应该重视的问题。

“现在的学术界处在春秋战国时期”

记者:学术界对你的观点怎么看?

孟:现在这个学术界也很复杂,就好像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割据的局面,一个地方的学者只关注本地方的利益。庄子讲过,不能像水井里的青蛙一样,不承认大海的存在;不能像夏天的虫子一样,不承认冬天冰雪的存在。千年以后,我们这些做学问的人还常常犯这个错误,不愿意用开放的、全局的眼光,客观公正地对待所有的发现。

对我的发现,专家们没有反对,也没有正面肯定(哈哈大笑)。不过也有学者在私下里对我的发现表示赞同。

记者:为什么这是私下的呢?

孟:因为现在学术界大家一般都愿意坐轿子,不愿意抬轿子,哈哈哈。我又不是什么大的权威,没有领导职务,只是一个普通研究员。在全国学术界虽然有点微不足道的薄名,但也就是一个地方学者嘛,人家有名的学者为什么要给我一个普通人抬轿子,吹喇叭呢?(大笑)现在市场经济已经把学术界的风气搞坏了,这都是老实话。

记者:你怎么评价自己的成果?

孟:我坚信我的考证成果,是禁得起历史的考验的。

我和日本学者中野美代子有往来,她多年研究《西游记》,利用日本文部省特批的国家科研经费,通过考察中国和东南亚,认为孙悟空的故事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从印度传过来的。

她的发现很重要,但也应该吸收我的考察结果:孙悟空更多的是中国土生土长的一个形象。我觉得,在《西游记》故事的研究上,中国学者应该尽到自己的历史责任,不要像“敦煌在中国,敦煌研究在日本”一样,自己搞不了自己的研究。

“我不怪罪网友……我热爱网友”

记者:这两天,你被网友骂得挺狠啊,甚至都人身攻击说“鸡鸣狗盗之徒”了,你怎么看网友的评论?

孟:我在网上看了,负面反应铺天盖地,而且大部分的矛头都指向我(哈哈大笑),我也无可奈何。作为一个学者,我尽我的义务。希望社会也能客观地对待这件事。

我不怪罪网友。因为现在中国的文化啊,我们没有认真严肃地对待它!我们政府也好,学术界也好,没有用一种科学的态度,把它作为一种真正的事业来对待,所以我们也把文化不当回事了。这就造成了政府行为的随意性。想搞就搞,想夸大就夸大,这是违背科学发展观的。正是因为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才引起广大网友的逆向思维、否定性思维,一看到这种报道就反感。

我充分尊重网友,我热爱网友,他们有什么说什么,很大胆很直率,不会拐弯抹角。我也是一个网友啊,虽然我很少上网。(笑了起来)

记者:你对政府有话说?

孟:希望政府和领导关注学术界的现状,对学术界科学的研究给予重视和真正的支持。学术界现在成了一个权力社会了,有权就能出书、拿经费、上讲台。像我们这样的学者,发表个学术文章,还得交版面费呢。

记者:你对现在的“故里潮”怎么看?

孟:更是江河日下啊。20年以来,我也一直在自费研究女娲和伏羲神话,你也看到网上什么伏羲故里、女娲故里啊,他们只争名和利,对真正的研究不支持。

县政府“被发布”?

“这个事情我们都没有讨论过”

周一工作时间,娄烦县文物旅游局办公室的电话无人接听。拨通娄烦县政府办公室的电话后,记者刚提到“孙大圣故里”,工作人员就打断说:“唉呀,这个事情我们政府都没有讨论过。你想问的话打一下宣传部电话。”昨天下午6点前,记者多次拨打,宣传部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娄烦人“被愤怒”?

“娄烦很穷,需要发展”

李先生(娄烦当地人):

建景区是一个好事情。景区离县城大概有十几公里,还没有具体规划,现在只有个标志。娄烦也有其他的景区,但也没有大的开发,可能与我们这儿一直以来交通不便有关。现在高速公路也有了,铁路项目也上马了,将来(开发)可能会好一点儿。

伟岸的树(在百度娄烦吧里发帖的一名网友):

娄烦很穷,需要发展。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我觉得网友们反对的其实是“孙悟空故里”之名,这台可能搭得过了。不过建什么真的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它建得有没有实效!要考证的也不是谁的故里,而是要考证花的钱能不能给百姓带实惠!

[逗闷]

@摩诃犀利:山西作为悟空的故乡应该可以接受,不仅天是空的,连地都是空的。

@网友:接下来再建一孙母庙,里面就供一大石头!

@李不白:

——老孙自嘲——

天宫事烦太孤寂,

俺今下界避一避。

遍地都有花果山,

官员皆是二师弟!

@成都网友

——老孙纳闷——

吾乃天庭弼马温,

为师西天去求神。

天朝原本无妻妾,

缘何娄烦尽子孙!

@网友:猪八戒故里也被“砖家”发现,在猪八戒墓穴中发现了一具猪骸骨、一具女性人类骸骨和一块“八戒常所用钉耙”的石牌。“砖家”称,女性骸骨应该来自山东高老庄,年龄大概在18到38岁之间,身体有被背过的痕迹。

@网友:在孙悟空故里的墓穴里,一共发现了72个头盖骨,包括猴的、牛的、猪的等等,在猴子骸骨的耳朵附近,还发现了一根金箍铁针。专家们表示,这72个头盖骨的DNA是一致的,肯定是孙悟空72变时留下来的。

@假语真言新家:一个贫困县,大家就可怜可怜吧,多开发一处花果山,让孙大圣多一处房产又何妨。

@潇湘村夫:建也无妨,只是不要雷同化,缺乏想象力,迪士尼乐园不就是虚构的吗?有这水平,做什么乐园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