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文学社团名称>中国新闻

_张艺谋:我很好奇,年轻观众怎么看《归来》

2017-10-18 21:29

我不太愿意回顾过去的事情。

我跟严歌苓打电话,能不能故事背景从上海改到北方。他们都很同意这个改动。

世道一直在变,电影观众一直在年轻化。我对观众有份信心。故事能成功的核心是感情,这个拍好了,就能跟所有人共鸣。

昨日(21日),张艺谋回到文艺片领域的《归来》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出品方乐视宣布该片定于5月16日公映。趁着人齐,很多疑问都可以一一向主创们抛出。比如,对于出局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只是作为展映片,张艺谋会失望吗?影片改编自严歌苓的同名小说,在改编中把故事重心放在主人公陆焉识的后半生。这样一部片能引起目前主流电影观众的共鸣吗?对于世道的转变,张艺谋用《归来》宣布“归来”,他有过担忧吗?巩俐又如何仗义支持这位老搭档,在她的眼中,张艺谋的状态如何?在昨日的发布会群访、以及在此后南方都市报对张艺谋、巩俐和陈道明的专访当中,上述问题都被一一解答。张艺谋此次“归来”能到达何处?在看到电影之前,先听听他们的述说。

焦点话题

戛纳出局竞赛单元

张艺谋“无所谓”,但替两位演员可惜

“《归来》是我创作初心的回归之作。”张艺谋站在《归来》北京发布会的舞台上,面对全国上百家媒体说出这句话。这一天是4月21日,而4月17日,戛纳国际电影节的艺术总监福茂在巴黎宣布第67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片单,《归来》没有入围,只做非竞赛展映。高调宣布回归的张艺谋,面对这个结果,在媒体面前表现得比较淡然,“是否参赛(戛纳电影节)对我来说无所谓,坦率地说,我觉得两个演员(陈道明和巩俐)的表演很有(参选戛纳电影节最佳男女演员的)竞争力,所以,(《归来》)没有参赛,我替他们感到很可惜”。

《归来》的出品方乐视影业在发布会上宣布,张艺谋的这部“回归之作”定档5月16日,而这个日子刚好卡在戛纳电影节(5月14日至5月25日)期间。乐视影业总裁张昭此前向媒体的解释是,“乐视影业始终把观众放在第一位,因此坚持要让中国观众首先看到电影,但是戛纳的观众也不能太迟看到,所以选择了(戛纳电影节的)展映环节”。而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福茂对此回应道,“这是导演和他的影片在戛纳最合适的位置……”

年轻观众爱看吗?

陈道明担忧“离你们有点远”

而在国内,从张艺谋到张昭,所有跟《归来》有关的人都在努力表明,这部电影应该在国内市场有个合适的位置。《归来》的故事抽取自严歌苓的小说《陆犯焉识》,电影讲述了陆焉识和冯婉喻这对夫妇在“文革”前后的爱情故事。如果从人物的年龄来看,这应该是80、90后爷爷辈的故事,年轻观众爱看吗?这个问题还没等媒体去问,《归来》的主创们就有些急迫地主动剖析起来。

“我觉得年轻观众可以不了解‘文革’那段历史,但是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年轻人一定可以接受。”张艺谋说道,“世道变了,但是人心都没变。”

“我觉得年轻人可以看到爱情的执着和坚韧。”《归来》编剧邹静之不遗余力地强调这一点,“我特别希望《归来》能够取得好成绩,文艺片也是需要票房的。”作为出品人的张昭在台上只谈了年轻观众,“我们希望能打通年龄层,要向更年轻的观众辐射。”唯一有些疑虑的是陈道明,他在发布会后的专访间问南都记者,“你们这个年纪的人对《归来》这个故事怎么看?它好像离你们有点远……”

南方都市报(下简称“南都”):乐视影业张昭讲《归来》恰逢其时,你怎么看他的这个说法?

张艺谋:我们票房日益增长,我们也隐隐有另外一份焦虑,票房高歌猛进的时候,电影的文化价值是不是有所缺失。从这个意义来讲,张昭讲的恰逢其时,可能是这个意思。电影《归来》是讲文化内涵的作品。

南都:你说创作初心的回归。可以具体解释下吗?

张艺谋:其实,我觉得电影创作是需要有这个心态的,我们这么多年总是有电影以外的东西干扰着创作。有很多东西要考虑,从这个意义来讲,我觉着拍《归来》这样的电影特别需要安静的环境,实事求是地从电影的角度谈电影。引领团队和演员从专业的精神去拍电影。我讲的这些词都很易,但是做起来很难。《归来》我是这样去做的。

南都:你之前拍的商业电影是受到了很多限制吗?

张艺谋:我不太愿意回顾过去的事情。

南都:那《归来》给了你很大的自由吗?

张艺谋:这个是跟投资商谈好的,其实有个标准。投资商会跟你讨论,这样的电影导演你要拍,我们无条件支持。大家坐下来谈,多少投资,怎么拍,什么演员……然后我们全投资,导演你拍你的,拍完之后剩下的事都是我们的。

南都:《归来》对小说《陆犯焉识》的改编有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你怎么看?

张艺谋:严歌苓看过之后,她很喜欢,她妈妈也很喜欢。我就很高兴。改编是要求“形散而神不散”,电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创作,不会完全变成小说的拷贝,而是要抓住小说的精髓。小说这么漫长的故事,浓缩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中,浓缩在妻子的期盼的眼神中,这是很难的。我们讲中国电影的美学传统,讲留白,这么做是很难的。你不能说,这是我留白了,我概括了,我以点带面,我一滴水就能看到太阳了。你不能这么说,其实后头什么都没有,那不是留白,那就是空白了。《归来》这样的作品就让你想很多,你希望它能折射出历史。我们这个爱情故事其实最后讲的就是陪伴,这种陪伴是来之不易的,能让你有很多感动和沉甸甸历史分量。他还不是时下年轻男女的那种小感情,没那么简单。

南都:导演可以评价一下巩俐的表演吗?

张艺谋:我认为她这个角色非常了不起,很难演。《归来》是双雄会,不像《秋菊打官司》那样是巩俐的独角戏。《归来》的演员的表演时间有45分钟,她是举重若轻啊。把这么沉重的历史浓缩在等丈夫回家这件事上,对演员来说是非常有难度的。你知道有病的人最难演,奥斯卡常常会给患病者这个奖。一点不准确,就会出问题。开拍前,她就说,我能演好冯婉喻这个角色,才算是好演员。

南都:《归来》的三位主演的选择,你能谈一下吗?

张艺谋:我一直说是老配新的设置。两位老演员,他们有浑身的本事,但是要归于平淡,要收到一个基本无戏可演的状态,这个非常难演。对于张慧雯来说,这个故事对她来说就跟天书似的,虽然她说看看书看看图片,那跟真实生活相比实在是太难了。导演要引导她进入,但是你实际上不能跟她讲历史,那反而不利于她入戏。

南都:《归来》的背景改成了北方,这种改编会有问题吗?

张艺谋:我还跟严歌苓打电话,能不能将故事背景从上海改到北方,两个演员都是北方演员嘛。上海话好学,但是上海人不好学,观众也不一定认可,没必要。他们都很同意这个改动。

南都:冯晓光之前说,“世道变了”。你觉得呢,电影市场的“世道变了”吗?

张艺谋:我觉得世道一直在变,电影观众一直在年轻化,再过十年,变化更大。我对观众有份信心。故事能成功的核心是感情,这个拍好了,就能跟所有人共鸣。那不然全世界45岁以上的导演都要退休好了。不可能的。世道一直在变,人心一直有个东西不变,就是情感。这是我们打破所有代沟最主要的渠道。

南都:年轻观众有给过你反馈吗?

张艺谋:我还不知道年轻观众的反应。我们没有权威机构去搜集观众真正的反应。我很遗憾。

我也很好奇,5月16日之后,我希望看到观众的反馈。

巩俐:张艺谋导演这次非常安静,拍完,大家都流泪了

南方都市报(下简称“南都”):张艺谋导演说《归来》是他创作上的一种“归来”,那你觉得自己是这种类似的状态吗?

巩俐:没有,对我自己来说这个角色是个创新,我一直在往前走。这个角色对我来说太难了。冯婉喻是失忆症,这个是最大的挑战。

南都:谈谈你为这个角色所做的准备吧。

巩俐:我们去了北京的一个老人院,有两层病房全是这样的失忆症初期的老人。这种患失忆症的病人中,知识分子居多。他们的生活已经变得非常简单,因为忘掉了日常的许多事和人。但是,他们发病的时候很狂躁。后来,我去上海看了黄蜀芹导演,她也是患了失忆症。她有时还是记得我,也有时,你一出去回来,她就不认识你了。其实这个电影里面,冯婉喻的身上会有一些黄蜀芹老师的影子吧。冯婉喻这个角色的表演非常难拿捏,不能重复,表演一定要有层次感。

南都:《归来》对原著小说《陆犯焉识》的改编,有很大的变化,你怎么看这种变化?

巩俐:《陆犯焉识》的小说很长,说得很多。当初我看完小说,我也不知道导演会从哪个阶段改编剧本,然后来拍这个电影。导演自己也参与编剧,我觉得他的角度很好,因为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拍个很长的故事,那就把小说所说的就浓缩在家庭爱情里面。

南都:跟《活着》相比,《归来》的时代背景是很模糊的,这种处理,你觉得合适吗?

巩俐:我觉得《归来》的时代背景已经不重要了,文革那个背景不是张艺谋非要拍的东西。我觉得《活着》和《归来》不太一样,两部电影不可以相提并论。

南都:拍摄《归来》时,导演的状态跟以前拍《满城尽带黄金甲》时有怎样不同呢?

巩俐:我觉得张艺谋导演这次非常安静,《归来》的现场也很静,开心的时候挺少的,很多场戏现场拍完,大家都流眼泪了。氛围非常好。

南都:这几年,你出来拍戏也很少,为什么?

巩俐:《归来》这样的对我来说是个非常大的挑战,这样的角色我愿意接,就是让我有发挥空间吧。如果我没有兴趣的角色,我也演不好。如果那种群星灿烂大会和的电影,我会觉得没有用武之地,发挥不好,会觉得很浪费时间。拍戏的数量我无所谓,我快要有一个很愉快的创作过程。

南都:你有关注目前国内电影的创作吗?

巩俐:我没有特别喜欢的,我觉得国内的市场蛮浮躁的,炒作的东西我也不喜欢,一个电影还是需要好的口碑,不需要怎么炒作,好口碑很重要。

以前的创作,都是大家可以几乎每天有沟通,把剧本谈的很透彻。现在基本上是今天的戏拍完谁也见不着谁了,想谈一下剧本都找不到人。大家也不是不认真,就是觉得人跟人的沟通现在都通过电脑,人情味淡了很多。虽然朋友还是朋友,但大家不可以在同一个时间做一件事了。

陈道明:张艺谋从未离开,何谈“回归”

南方都市报(下简称“南都”):《归来》的故事是80、90后的爷爷辈身上的故事。你觉得这个故事跟目前的年轻观众会产生共鸣吗?

陈道明:还是有一定距离。但是,尽管不是你们经历和体验过的,你们的父辈经历过那个不正常的年代。他们到底有什么样的坚持和作为,确实需要大家思考,但是,现在的国产电影好像思考这些问题的余地特别小,所有人都在想办法证实自己能赚多少钱。我觉得《归来》所讲的情感和信仰的坚持,这个是没有老人和青年人的分别。

南都:上次,你同张艺谋的合作是商业大片《英雄》,而这一次 是 文 艺 片《归来》。这两次合作,你觉得彼此的创作状态有区别吗?

陈 道 明 :两部电影的入手不一样。《英雄》不需要过多的所谓 的 本 质 性 创作,而是一种实现性的创作,它没有太多文学含金量,没有太多的社会现实的反映。《归来》涵人性部分大于故事,这个戏是必须是创作的状态进行的,本质上不太一样。

南都:张艺谋导演用“归来”来形容《归来》的创作,你对他的这个状态怎么看?

陈道明:我不觉得归来两个字形容张艺谋是合适的。我必须得实话实说,你归来还归去么?你是不还得走啊?我觉得张艺谋在创作上,他一直都在状态。我不觉得他哪个创作敢忽悠。所以“回归”这个说法有点勉强,他从来没离开过,哪来的归来啊。

南都:《陆犯焉识》和《归来》中的陆焉识有蛮大的区别,你怎么看这种改编?

陈道明:陆焉识这个人物,在电影和小说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这个故事的味道都还是没变,只是在细节上、人物关系上、事件进程上做比较大的调整,因为它终归要从一个文字的东西变到影像的东西,这么长的变成这么短的东西。我觉得陆焉识从本质上来说没变,他也没有逃过我想像中的陆焉识,我本人对这个角色的展示是没有变的。

南都:但是,陆焉识这个人物在《陆犯焉识》中对冯婉喻的感情并非一成不变的。

陈道明:是的,陆焉识和冯婉瑜的感情,小说和电影确实是不一样的。读过小说和没读过小说的观众,看这个电影的感觉肯定完全不一样。

当前文章:http://www.lwbs168.cn/2017/wmbtt22wum.html

发布时间:2017-10-18 21:29

中二病动漫  什么叫一条龙服务  朋友圈图  星御人物  金木研为什么加入青铜  中国最美古诗词  真实赛车3  国产三级  购买飞机  完美假期第二季泳池派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张艺谋:我很好奇,年轻观众怎么看《归来》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性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