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济宁二手车>中国新闻

_老人看病离奇失踪近一年 地下室发现尸体已风干

2017-10-18 21:25
老人在医院走失路线推测图

老人在医院走失路线推测图

79岁老大爷看病时走失11个月后在地下三层被发现尸体已风干 地下室夺命老人尸体被“藏”一年 家属认为医院探头损坏未带家属寻找出事地点致老人孤独离去索赔22万

2010年年底,近60岁的何女士接到一个令她肝肠寸断的电话,苦苦寻找了快一年的老父亲被发现死在东方医院地下三层的楼梯上,尸体坐卧着,已风干成一具佝偻的“木乃伊”。

11个月前,何女士的父亲何全生与母亲华女士去这家医院看病。华女士去拿药十几分钟的功夫,老伴就不见了。

当时何家人、医院工作人员找遍了包括地下二层在内的各个角落,都没有找到,但医院将地下三层设备层疏忽了,没有告知家属。

老人悲惨的结局让何家人难以忍受,他们以医院没有尽到管理义务为由起诉至法院,索赔22万余元。

老人失踪

79岁老人看病离奇失踪

2010年1月27日一大早,华女士陪着老伴何全生到东方医院神经内科看病。

中午11点,在二层门诊部楼道内,戴着黑色鸭舌帽,穿着黑羽绒服的何全生坐在座椅上,等待替他去交费取药的老伴。

十几分钟后,华女士交完费回来,发现老伴不见了,她一边喊着丈夫的名字,一边到二层、一层和地下室寻找,都不见老伴的踪影。

华女士赶紧到保卫科说明情况,一名保安陪着她继续寻找,仍然没有结果。

“他可能回家了吧。”华女士一边猜想一边往家赶。可是一直等到下午,何全生老人也没有回家。华女士打电话叫来了家人,下午3点,他们再次返回东方医院反复寻找。

17点40分,华女士向方庄派出所报了案。民警同东方医院保安一起第三次将医院搜了一遍,并重点在地下停车场附近的一个施工工地寻找,但毫无结果。

79岁的老人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家人苦寻近一年未果

何全生,1931年生人,曾是某通讯建设公司的工程师,日本到中国的第一条海底电缆就是他参与设计修建的,死前已经退休20年。

这位曾“对国家建设有功”的老人患有帕金森症,“已经十年了,常流口水。”老人儿子回忆,“但除了认知能力不如年轻人,身体很健康。”接下来的日子,何全生的家人联系了方庄各个小区的居委会、北京各区的社会福利救助机构,甚至连天津、廊坊、承德都找了,均没有消息。

华女士现在还记得老伴走失时所穿的衣服,“他身上没有钱,也没有手机,左手戴着一枚白金镶钻的戒指,是纪念我们金婚60周年的戒指。”

老人死于医院地下三层

在何全生走失的第11个月,何家人终于得到了老人的消息。

2010年12月18日,在东方医院地下二层到三层楼梯的栅栏门处,发现了一名男性尸体。

据院方负责人李先生称,“当时正是年底,医院进行卫生大检查,一名工作人员在检查时发现了他。”

《尸体检验报告书》这样写着:“尸体呈前屈状,多处已霉变,呈干尸状。”经鉴定,尸体正是何全生。得到通知的当天,何全生的儿女们都到了医院。因为怕华女士受刺激,他们没有让她去现场。

“我父亲始终坐着,低着头,样子特别惨,人都成了木乃伊了。”满头银发的何女士快60岁了,声音颤抖着讲起看到父亲时的一幕。

风干尸体什么也检不出来

在何全生走失后,丰台刑侦支队曾将何全生失踪案立为疑似被侵害案侦查。

但当尸体被发现后,经公安部门鉴定,老人无明显外伤,不属于刑事案件。警方于2011年3月撤销立案侦查工作。

然而,警方和老人的儿女都没有发现老人手上戴有白金钻戒。尽管戒指的丢失令人生疑,但没有任何证据能证实老人当时曾被胁迫或劫持。“他躺在那儿11个月了,已经风干,法医说因为时间太长,什么也检验不出来了,尸体对于破案作用等于零。”何全生的小女儿说。

庭审交锋

2011年5月27日上午9点,华女士在子女的陪同下来到丰台法院方庄法庭,她和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的官司开庭,院方2名负责人列席旁听。

华女士要求东方医院支付鉴定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赔偿共计22万余元。庭审围绕着3个焦点进行。

焦点一

医院为何不带家属寻找地下三层?

华女士的儿子在法庭上激动地说,保安曾带他们寻找过停尸间、地下车库、地下二层员工休息室,但就是没到地下三层,“尸体将近一年才被发现,如果是危险区域,应该经常去巡查,是医院管理不善。”

原告律师称,“当时地下室没有照明设备,民警是拿着手电筒下去的。”

被告律师辩称,医院地下三层是设备层,因为有很高危险性,无关人员不得入内,工作人员需要许可才能进入。地下室楼梯与安全出口畅通,有“患者止步”标识,且安有照明灯。所以,医院的设计、建筑不存在安全隐患。

焦点二

老人走失是否因家属监护不周?

何全生的小女儿称:“我父亲身体很健康,没有心脏病,就是手有点抖,每天都要和我母亲出门遛弯,去超市买东西都没问题”,“我父亲到被告处就医,被告就应该保障其人身安全。医院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致使老人误入废弃的地下三层而死亡,依法应承担侵权责任。”

而被告律师认为,东方医院日流量4500人次,人多嘈杂,院方无权干涉老人人身自由,也无监护义务。何全生是个得帕金森症的病人,其死亡责任应由其家属和陪同人员承担。

焦点三

监控探头不管用是否有过错?

华女士的儿子称,事发次日,民警带他一同到东方医院监控室查看医院的录像。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录像中并没有老人的身影。当时看到的情况是:“二楼有一个摄像头是照着墙的,一层大厅有一个摄像头,当时太阳光反射特别强烈,根本看不出录的是什么。”

在方庄派出所的《工作说明》中记录着,“因二层无录像监控探头,所以未有结果。查看医院门口的探头,发现探头指向医院门口的墙上,根本没照医院大门。”

华女士的儿子称,如果医院大门口的探头管用,他就知道父亲没走出医院大门,就会一直在医院寻找,可能就能找到。

对此被告律师认为摄像头并无损坏,属于正常工作。

现场探访

老人进入地下室不容易

老人究竟是怎么走进设备层的呢?又为何没有原路返回?公安机关对此无明确结论,院方和家属也只能猜测。记者日前走访了医院。

东方医院位于丰台方庄芳星园,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一所全国三级甲等大型综合性中医医院。

医院门诊部的楼梯到地下三层间有一道封闭的门,病人不能直接到地下三层,只能到地下一层和二层。但从门诊部绕到住院部,再从住院部6层以上的楼梯,能直接到地下三层。

尽管这条路线很复杂,但院方和法官都认为这是老人走失可能性最大的路线。老人可能随着人流从门诊部绕到住院部电梯,换乘电梯到6层,再通过走廊,从楼梯下至地下三层。

地下室楼道黑暗潮湿

记者从一层往地下室走发现,楼道很暗,必须借助手电筒前行,空气中弥漫着潮湿发霉的气味,很难想象老人是如何在幽暗的环境中一步步前行的。

在地下二层和地下三层之间,记者看到一道高高的铁栅栏门,门被上了锁。据院方介绍,地下三层是放置压力泵设备的地方,很少有人过往。

在铁栅栏门和楼梯相交接的地方,仍然可以看到一块灰色的痕迹,那是何全生被发现的地方。至于他为何受到阻拦仍然留在原地没有折回,仍旧是个谜。

记者采访

5类区域须装探头

2007年4月,本市曾出台强制性地方标准《图像信息管理系统技术规范》,规定“电子眼”应具有存储功能,回放图像能再现事发现场。

同时实施的《北京市公共安全图像信息系统管理办法》规定,本市5大类单位和区域应安装“电子眼”,其中包括宾馆、饭店、医院、学校等人员聚集的公共场所。应安装“电子眼”不安装或者安装不规范的单位,可能被处1万元至3万元的罚款。

北京市律师协会医疗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李洪奇表示,目前法律法规并没有对医院到底应安装多少个监控探头提出明确要求,如果医院的监控探头在安装、维护和保养方面都符合规定,虽然没有覆盖到老人走失的信息,医院也不应因此承担责任。

如果医院在建筑设计方面不存在问题,且老人走失后医院也帮助寻找,医院就已尽到了合理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

相关案例

老人误坠“吃人井”

2010年7月19日傍晚,家住东亚新华奥北中心小区的周运清老人出门遛弯,却再也没有回来。两天后,家人在楼内配电层地下室的污水井里发现了老人的遗体。

老人的儿子跟着警察到物业监控室查看监控录像,录像只能看到案发现场一部分。家属认为,老人死亡是由于物业公司管理失职所致。 本版文/记者张爽汪红

老人可能走失的三种路线

路线一:

从二楼门诊大厅绕到住院部,换乘中央电梯,上到6层,再通过西北侧走廊,由楼梯走

到地下三层。

路线二:

门诊二层楼梯处有一道封闭的门,通常是过不去的。假如老人失踪当天那道门没有关严,老人很有可能从西北侧二楼楼梯直接下到地下三层。路线三:

老人从门诊大门走出,从医院西北侧安全通道进入,再直接走到地下三层。

当前文章:http://www.lwbs168.cn/2017/wmbtvvu2tu.html

发布时间:2017-10-18 21:25

农行纸白银行情走势图  乐视网络电视怎么使用  怎样快速止咳嗽  安哥洛卡象龟价格2016  立马电动车报价表  精灵宝可梦日月  熊出没赛跑  噬神者爆裂  good boy女生版舞蹈  旗米拉吧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老人看病离奇失踪近一年 地下室发现尸体已风干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判决书在哪个网站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