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黎叔的百视通,

别了,黎叔的百视通,

2017-05-29 10:53 作者:小编

1949年8月,以《别了,司徒雷登》为起点,标志着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六十多年之后,黎叔及其一帮嫡系经过十年时间打造出一个世人瞩目的百视通,却几乎全部选择离开百视通。这也是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但会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吗?也许只有时间能回答!

 创业不易守业更艰

2005年,对于黎叔和中国的新媒体行业而言都是极其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下称“广电总局”)颁发了中国第一张IPTV牌照,获得者就为上海广播电视台(由所属的上海东方传媒集团负责运营),这可以说是中国IPTV产业诞生的标志,上海广播电视台可以在上海、福建、浙江、陕西、辽宁、黑龙江等省市开展IPTV商用或试验。这一年,黎瑞刚治下的上海东方传媒集团于成立了上海百视通电视传媒有限公司和百视通网络电视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作为运营IPTV业务的新媒体公司,百视通这个中国IPTV史上最耳熟能详的名字走上了历史舞台。

百视通在哈尔滨、上海等地的实践中逐渐创立了“广电集成播控,电信负责传输”的IPTV“1+1”模式,这一模式成为国家三网融合政策出台的参考样本,中央领导称IPTV为我国广电数字化的“上海模式”。但这无疑侵害了地方广电的利益,对于有线电视运营商而言,突然蹦出了“百视通”这个竞争对手,打扰了长久以来的舒服日子。对于电视台而言,百视通这个外来户在当地开展广播电视业务,连分一杯羹的意愿都没有。

用黎叔的话来说,百视通刚刚起步的时候,所面临最大压力还是广电层面,甚至有地方广电称百视通为“广电的叛徒”。那个时候只要百视通业务发展到哪里,哪里的广电部门就去总局告状。而黎叔通常就是那个灭火角色,其表示,当时几乎每周都要去总局去主动“找骂”,黎叔去兜底,市场团队玩命的继续开拓业务。

在就政策沟通初步解决了“身份”障碍之后,虽然随后也碰到了CNTV的牌照逼宫以及地方广电的“造反”,但百视通整体上发展非常快速,IPTV用户规模从零增长到千万级,最为关键的是每年可以从电信和增值业务运营中获得数十亿的真金白银。

这里面除了黎叔的运筹帷幄外,不得不提到百视通的二号人物李怀宇。作为时任百视通CEO角色的李怀宇,从1996年就开始从事有线宽带网络业务,作为项目总负责人在上海成功推出首个商用宽带上网服务“有线通”,在IP领域拥有异常丰富的经验。外界形容李怀宇具备极强的商业操作能力,跟张大钟一起成为黎叔的左膀右臂,而“黎叔主战略,李怀宇主业务”被认为是百视通发展中的绝配。

百视通,作为一个体制内出身的企业,却被贴上了鲜明的“创业”标签。以2011年借壳“广电信息”成功登陆A股资本市场为标志,百视通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创业任务,而这恰恰是百视通第二轮剧变的开始。

 黎叔出走后的新鲜血液

2011年,百视通成功实现了与资本市场的对接。也就是在这一年,黎叔“由商转仕“,在离开其一手打造的百视通之后出任中共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厅主任。时至今日,外界也没有完全搞清楚黎叔的真实想法,是真正想走仕途之路,还是被迫的无奈之举。因为黎叔出任这一官职仅仅一年就再次下海,出任华人文化产业基金董事长。

在黎叔挂靴百视通之后,其左膀右臂之一的李怀宇也从百视通CEO任上离职,出任华人文化产业基金首席投资官。而另一大将张大钟则开始掌舵百视通。外界普遍对李怀宇的评价是一个优秀的职业经理人,敢打敢拼,而张大钟则略显保守,不激进不张扬。在今天看来,黎叔的这一安排可以说颇有深意——百视通让张大钟去守成,而让李怀宇去TMT领域继续施展拳脚。

从华人文化产业基金随后围绕内容所打造的一系列优秀栏目和重磅合作来看,李怀宇的确是出类拔萃,黎叔再次下海选择出任华人文化产业基金董事长也可以说明这一点。

对于百视通而言,在黎叔和李怀宇离去之后,张大钟的策略是选择更多的外来血液填充管理职位,百视通也真正进入了一个“职业经理人时代”。

2011年12月,百视通(彼时还是广电信息)发布公告称,经公司2011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选举裘新先生、张大钟先生、楼家麟先生、陶鸣成先生、朱涛先生、许峰先生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根据公司总裁提名,经董事会商议,决定聘任陈浩源先生为公司副总裁,张越女士为公司副总裁,芮斌先生为公司副总裁,黄思钧先生为公司副总裁,顾炯先生为公司副总裁兼财务负责人,李琦为公司副总裁,王磊先生为公司副总裁,张建先生为公司副总裁。

随后郭京申等一系列文广系统之外的高管陆续加入,百视通成为名副其实“文广人”与“外来户”共事的平台,外来新鲜血液的加入将百视通塑造成一个“专业、干练”的形象。

 集体出走的无奈

据相关离职人员表示,黎叔离开之后的百视通其实在业务上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还是在吃IPTV的老本,无论是OTT还是其它业务都没有为百视通带来稳定的规模收入。但考虑到整个网络视听行业仍在持续烧钱的背景下,百视通作为少数能够赚钱的新媒体公司其实已经殊为不易,这是黎叔打下的老底,也是后来者能够持续“享用”的老底。

虽然随着外来职业经理人的介入,不可避免会与原有文广人产生一些“冲突”,也不可避免会将一些“过于重注短期利益和部门利益”等外企风格带人百视通。但抛开业务层面的事情不谈,起码这个“文广人与外来户“的联合体做到了守成。除了芮斌等少数高管出走之外,整个百视通的高管团队还算稳定。

但这一切随着黎叔的“二进宫“戈然而止。黎叔这次的重要使命是百视通和东方明珠的整合。在大家都以为黎叔将又一次大干一场的时候,黎叔却在百视通与东方明珠整合后又一次选择了离开。

只是,黎叔的这次离开远没有第一次那样飘逸,甚至外界一度传闻黎叔是“被辞职“。随着这种微妙关系出现的是,百视通又一次进入了剧变期。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百视通原有高管人员陆续大面积离职,陈浩源、郭京申、黄思钧前后离去,而最令人瞩目的无疑是张大钟和陶明成在年初的请辞——这意味着当初一起同黎叔一起开辟百视通江山的元老的落幕,这也就意味着黎叔在百视通的落幕。

翻开东方明珠新媒体的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名单,虽然仍有几位远百视通高管位列其中,但绝大部分人员来自于SMG及其下属的文广互动,这是否表明原东方明珠系在这轮整合中占据了绝对主导地位呢?种种诡异的迹象表明,这绝不是无端猜测。

部分百视通高管离职情况:

别了,黎叔的百视通

人事变动其实也算不上大事,如果说在过去十年引领传统广电体制突围的“百视通“被无端”绞杀“,更具有”国企“特征的东方明珠被扶上位的话,这背后是否代表着更深层次的异味?

黎叔的二次创业

也许这里面有太多的故事,但为大家所知的是黎叔二次创业了,其与老搭档李怀宇联手进军智能电视产业,推出名为“微鲸”的电视硬件产品,而众多原百视通员工也被招入这家新公司。

搜狐报道指出,微鲸科技的团队目前以原百视通的员工为主,包括CEO李怀宇,曾是百视通的创始人之一。很显然,这帮黎瑞刚的老部下更擅长的是内容运营。而电视的硬件团队,据知情人士透露,一些传统电视品牌的人马也加入微鲸,解决电视硬件的供应链问题;而电视的软件则挖来了原谷歌TV的设计团队。

我们不必纠结于这个微鲸是否是黎叔自己个人的创业项目,就像我们不必纠结于华人文化产业基金与SMG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们更不必纠结于这个微鲸跟百视通到底是什么关系。体制的煎熬与无奈远远不是身为局外人的我们用三言两语就能形容的。

别了,黎叔的百视通!